精彩小说尽在罚启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现代言情›妖娆毒妃

>

妖娆毒妃

桑小小 著

妖娆毒妃 容溪 现代言情 苏婷

最具实力派作家“桑小小”又一新作《妖娆毒妃》,受到广大书友的一致好评,该小说里的主要人物是苏婷容溪,小说精彩片段: “哎,听说了,今天容府出大事了,”人群中一人小声的说道。 “怎么了?出什么大事了?”立刻有人追问。 “天还没有亮,就有大批的人马经过我家,那阵势……啧啧,我当时吓得还以为地震了呢,后来才知道哇……” “到底怎么了?”有人不满这人卖关子,急忙催问。 桃红也支着耳朵听着,只听那人继续说道:“...

来源:mbsc   主角: 苏婷容溪   更新: 2023-03-10 01:51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很多网友对小说《妖娆毒妃》非常感兴趣,作者“桑小小”侧重讲述了主人公苏婷容溪身边发生的故事,概述为:容溪抚着额头坐在桌前,手执一只精致的青花瓷茶杯,慢慢的品着香茶,“嗯……味道不错”说罢,回头看了看孝儿,指了指一边的柜子说道:“去找药箱上点药,别让一些不干净的东西毁了脸”孝儿抿了抿嘴唇,睁大了眼睛看着容溪,今天的小姐……好像不太一样啊容二夫人疼得额头上冒出了冷汗,而容溪这种事不关己、直接把她当成空气的态度更让她生所,又痛又晕之下,她心中狂怒,“容溪,你这贱人,我要为我秋...

  第三十六章 出浴的惊艳与温柔

容溪刚刚一进屋,就对孝儿说道“孝儿,去准备热水,出了一身的汗。

“是。

孝儿答应一声,转身向外走。

冷亦修提了提鼻子,容溪身上的淡香似乎更浓烈了一些,还有一些微微的湿润,那香气似雨后的清新,越发的清洌起来。

他无声的笑了笑,她连汗都是香的呢。

“那个,我要洗澡了,你先回避下?

容溪转身歪头看着他,眼睛眨了眨,居然有一点少见的调皮。

冷亦修的心头一震,那一刹那的表情如烟花绚丽的在眼前绽开,少有的惊艳让他的心神微荡,只是在这一荡间,“砰的一声,房门被关上了,差点撞到他的鼻子…… 冷亦修笑了笑,那种由衷的欢喜让他脸上的笑意暖如春风,冷十五撇了撇嘴,用胳膊肘撞了撞冷十六,“哎,看到没有,王爷又在那里……他后面的两个字没有发声,只是用口型“犯贱。

冷十六冷着脸,扭过头去仔细的看了看冷亦修的笑容,严重的表示赞同。

孝儿往木桶里放好了水,窗子上拉好了帘,容溪挥了挥手说道“好了,出去吧,我自己来。

“小姐,还是让奴婢来伺候您吧。

孝儿轻声说道。

“不用了,容溪声音淡淡,她很想一个人安静一下,把事情梳理一遍,然后再重新寻找办法。

孝儿看着她的脸色的确不太好,又想起今天发生的事,轻声退了出去。

冷亦修站在廊下,眼睛注视着帘子后那个模糊的影子,在心里一遍一描绘着她的线条,和那天晚上那个让自己几欲疯狂的美妙身体慢慢重合。

看到孝儿出来,他轻轻挑了挑眉,这丫头怎么不在里面伺候?

和他的目光轻轻一碰,孝儿急忙低下头去,转身就要去别的地方,冷亦修心中更加疑惑,这丫头在心虚什么?

“站住。

他的声音很轻,却十分坚定,如两块铁石,狠狠的砸住了孝儿的步伐,让她无法再前进一步。

孝儿背对着他闭了闭眼,这才慢慢的转过身来,却依旧低着头,“王爷,有什么吩咐?

冷亦修没有说话,只是用眼睛盯着她,孝儿感觉那目光像钉子似的,在身上不停的扎来扎去,她的心跳得咚咚如鼓敲,耳根也不可控制的红了。

冷亦修看着她的变化,眸子一微,声音里更添了几分沉冷,“把今天在东宫发生的事,从头到尾,告诉本王。

孝儿心中叫苦,抿着嘴唇不知道如何回答,正在犹豫的时候,只听冷亦修再次开口道“记住,本王要听实话,而且,一字不落。

他的每个字都仿佛重达千斤,一下一下落在孝儿的心头,那种威压的气势,让孝儿有些腿软,她声音微微颤抖,把事实说了一遍。

直到她说完,都不曾抬头,只是感觉周围的空气似乎静了静,这种沉默让人压抑的难受,额角汗珠的滚落也似乎放慢了速度,“啪轻轻在青石砖上绽开一朵汗花,转眼间,消失不见。

冷亦修的脸色沉如黑铁,线条也变得刚硬,一双眸子里怒火翻滚,黑色的瞳仁里如同蕴含了惊海怒涛,他的手在背后慢慢紧握成拳,脑海里浮现出孝儿所说的太子调戏容溪的情景,火苗一停的冲撞着他的顶梁,几乎瞬间就要把他的理智如火卷草原一般烧得只剩灰烬。

“那太监死了,孝儿吞了一口唾沫低声说道“小姐……似乎很伤心,一路上都没有开口说话,只是闭着眼睛。

孝儿的话让冷亦修残存的理智又瞬间复苏了回来,没错,眼下最重要的是帮助容溪为容府翻案,容府保住了,那背后陷害容将军的人自然就要受到惩罚,那个时候你,新仇旧恨一起算!

太子,冷亦修发誓,一定要让你知道吾妻!

不可戏!

冷亦修扭头看向那拉着帘子的窗子,隐约听到水声一响,那水似乎流过他的心田,把那团怒火浇灭了一起,他迈开步子,转身向着房间而去。

“王爷!

孝儿看着他的神情和步伐,不禁大惊,她以为冷亦修是要过去怪罪容溪,一张脸变得惨白,心里直怪自己把事情说了出来,早知道宁死也不说,可……看着小姐那般模样,遇到事情告诉王爷,才有个人能够搭把手啊。

孝儿的心里又担忧又害怕又矛盾,手心都出了汗,冷亦修用眼角看了她一眼,眼神飘飞,利光四射,“站下。

孝儿的心都快跳出来了,她却不敢再向前走一步,只能紧张的看着冷亦修推门走了进去。

屋内热气腾腾,水雾飘飘,站在木桶一侧的容溪转过身来,一脸诧异的看着他,由于匆忙,上衣还没有系好,一抹雪白的肩膀和精致的锁骨露在外面,在水雾中如温软的玉。

她的长发散开,发梢还滴着水珠,一缕发丝从领口处钻了进去,极润的白和极浓的黑相遇在一起,那般耀眼的对比开来,忽然变成了最华丽的色彩。

她的腰带还没一束,下边的裙摆蓬开如盛开的花朵,她双手提着裙子,身姿那般婀娜,如一株站在水中的白莲。

裙摆提起,露出精致纤巧的踝骨,仿佛用上好的羊脂玉雕成,让人忍不住想细细的把玩,她的纤足踩在一双木屐里,回转身时,发出一声轻微的低响,恍若云雾迷蒙的仙境,有佳人踏路而来…… 冷亦修突然觉得自己失去了呼吸,他抽一口气,眼睛盯着容溪,她从来都是冷峻的,即使有笑意也是冷意森然,笑意不曾到达眼底,虽然和她有过肌肤之亲,但是上次酒碎,心中又满腔怒火,根本没有好好的疼惜她,更没有好好的欣赏她…… 乍现如此娇美的女儿之态,心中似乎被什么东西拨动,一池春水,荡出一圈圈的纹路,慢慢延伸到她的脚下。

容溪完全没有想到冷亦修会突然闯进来,她扭过头,有些纳闷的看着他,透出层层雾气,他的神情看不太清楚,眼睛却是晶晶的发亮,他站在那儿,却没有再往前进一步,只是遥望。

容溪更是疑惑,这是怎么了?

什么事急成这样,非要闯进来不可?

她微皱眉,刚要开口询问,冷亦修突然迈大步走过来,一只手指轻轻按住了她的唇,堵住了她想要说出来的话。

容溪一诧,耳边听到他强而有力的心跳声,突然心中就莫名的安宁了下来,鼻尖是他身上淡而清冽的香气,在水气中轻轻的弥漫开来,慢慢变得柔而湿润,像心中某处地方,被暖意润化,有什么种子,轻轻的一碰,冒出一丝绿芽来。

冷亦修深深的凝视她,头发微湿,更显得黑浓如云,柔亮如丝,素着一张小脸扬起,细腻到没有毛孔,那飞扬的眉似乎也柔顺了一些,少了平时的凌厉,长而卷翘的睫毛下的眸子如被水浸润过的乌玉,黑润而透亮,小巧的鼻尖还挂着一点汗珠,红唇如花,正在自己的指尖下绽放。

他心中热血一涌,俯首在她的眼睛上吻了吻,感觉到她的眼睛轻眨,睫毛刷过唇边时有些轻轻的痒,他轻轻的笑出声来。

容溪被他这突然的一吻,脑子蓦然一空,直到感觉到他胸腔的震动和发出来的笑声才回过神来,又羞又恼,她突然张嘴,用力的一咬冷亦修的手指。

“哎哟……冷亦修不妨她突然发作,手指被咬了一个正着,指尖有痛楚传来,只是他心头的甜蜜却更浓,笑声也不禁更加爽朗了起来。

“你进来干嘛?

容溪没有好气的问道。

“想和你商量一下下边的事情。

冷亦修说道,他的声音里依旧带着笑意,容溪撇了他一眼,向着内堂走去。

“人死了,要想别的办法了。

她在窗前的美人榻上坐下,冷亦修不动声色的为她推过一盏温热的茶。

容溪垂下眼,轻轻端过茶杯,冷亦修看不清她的神情,只是感觉她身上的冷漠之气似乎散了很多,对自己也不再那么排斥,心中又是一喜。

“太子还真是有手段,居然让那小太监‘自尽’。

冷亦修手扶着椅子扶手,手指用力的握了握,椅子发出吱吱的响声。

“这是上好的红木椅子,不喜欢可以去拍卖,不要搞破坏。

容溪淡淡的扫了他一眼说道。

“拍卖?

冷亦修看着她,目光探究。

“拍卖……就是,容溪无奈的一笑,想了想解释道“就是拿一件东西去让很多人竞争购买,价高者得。

“噢?

冷亦修眯了眯眼睛。

容溪感觉到目光有点儿……危险,但不知道自己哪里说得不对,犹豫了一下点了点头说道“对啊。

“你从哪里知道的这种方法?

冷亦修的身子向前倾,目光紧紧锁住容溪。

容溪在心里暗笑,这有什么好奇怪的,本姑娘呆的地方有无数的拍卖机构,还有很多专门抬高物价的水军呢。

她却不知道,冷亦修和她完全想岔了,在这里,妓院是用这种方法来叫卖“开苞之夜的。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