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罚启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霸道总裁›豪门弃女野翻天大结局

>

豪门弃女野翻天大结局

白蔹 著

宋泯 白蔹 霸道总裁

霸道总裁《豪门弃女野翻天》是作者“白蔹”诚意出品的一部燃情之作,白蔹宋泯两位主角之间故事值得细细品读,主要讲述的是:一睁眼,白蔹穿到了一个声名狼藉的纨绔身上。 听说她父亲是北城的新贵,白手起家声名远播; 她的私生子大哥是个天才,考上市状元去了江京大学; 私生子妹妹是隔壁国际班多才多艺的校花,温婉知礼; 未婚夫是金融贵公子,校园学神,没拿正眼看过她…… 而她,就是个毫不起眼智商不高的普通人,开局就被赶出这个家门。 白蔹:行吧,那她就好好学学习,努......

来源:rmsjzddi   主角: 白蔹宋泯   更新: 2023-08-29 03:34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豪门弃女野翻天》中有很多细节处的设计都非常的出彩,通过此我们也可以看出“白蔹”的创作能力,可以将白蔹宋泯等人描绘的如此鲜活,以下是《豪门弃女野翻天》内容介绍:身边陈著已经听出来了,他先前没认出白蔹,此时听任晚萱一说,倒是想起来,这就是那天晚上在路上看到的人。任家不知道哪门子的亲戚。若说白蔹是因为任家进这个培训班,那也不是很意外。他点点头,继续低头刷题...

014交作业,得分

任晚萱冷着脸,她没说下去。

心里却烦躁不已。

身边陈著已经听出来了,他先前没认出白蔹,此时听任晚萱一说,倒是想起来,这就是那天晚上在路上看到的人。

任家不知道哪门子的亲戚。

若说白蔹是因为任家进这个培训班,那也不是很意外。

他点点头,继续低头刷题。

其他人面面相觑。

培训班的每个人都知道这个班是干什么的。

江京大学预备役app的名额。

能进这里哪个不是真才实学,期初考试数学极难,理综却都是送分题,坐在这里的理综满分的有好几个。

85分别说放在这里,放在全校都绝无仅有。

“85?时雨彤声音拔高,“那她怎么来这的?

她成绩好,因为家庭原因,自小就学会结交人脉,在学校与人抱团,看其他普通学生总高人一等的样子。

白蔹这个点、这种分能进这儿,很明显“关系户。

不过时雨彤并不放在心上,就算是走关系进来,再大还能大过陈家跟任家?

有几个想去加白蔹微信的人,也都生生遏制了自己的脚步。

“今天怎么这么安静?来代课的是高三八班的班主任,也是高三物理年级组长,他戴着眼镜,打开投影仪给大家放课程,笑意盈盈的看着这群尖子生“今天还是老样子,大家看一个半小时课程,做半个小时题,八点回去。

放的课程是江京附属中学名师竞赛班的课堂录像。

数学、物理交替着放。

今天看的是物理。

八班班主任点开播放之后,也拿着笔跟纸坐到了后面,跟学生们一起看。

今天物理播放的电磁学跟相对论,视频讲得十分清楚,白蔹放下笔,听得很认真,从狭义相对论到电磁学,白蔹第一次接触时间膨胀。

她觉得这个概念很可怕,因为每个人的时间流速不一样。

视频在七点半准时放完,八班班主任把手边印的习题发下去,“这是今天的题目,只有一题,你们看着写,明天晚上我来收,这算平时分的。

报告厅顿时只剩下了翻阅纸张的声音。

八班班主任发完题目后,手背在身后,慢慢踱到白蔹身边,低头看她。

他跟陆灵犀一样,前两天就收到了校长的电话,但他比陆灵犀知道的要多,校长十分看重这个叫“白蔹的转学生,还叮嘱他跟数学老师好好关照白蔹。

所以今天一来他就忍不住将注意力转向白蔹。

培训班印的题目跟视频同步,都来自江京,很难,前两次他都会着重看陈著跟宁肖的,今天破例去看白蔹。

很好奇对方能不能做出来。

白蔹不知道八班班主任的想法,她看了眼题目,就将纸随手放在一边。

拿出一本书,慢腾腾的翻着。

等着看她做题的八班班主任“……?

写啊!你为何不写?

同学,你对我有意见?

他不死心的等了十分钟。

感觉这位同学没有写的意思,他面无表情的站直,准备回家,看得出来,这位同学十分叛逆。

一般最后半个小时都是学生自愿留下的,代课的老师会提前离开。

他忽然间想起什么。

等等,刚刚白蔹拿出来的书是——

《江京大学物理》?

江京大学物理,不对外出售,只有江京大学物理系的学生才有,但能考入江京大学就不容易,更别说是分最高的物理系。

八班班主任还真不认识江京大学物理系的朋友。

他出门,暗自思忖。

得找个机会把这位同学手里的书骗——

不,是借过来看看。

**

白蔹一边看书,一边记笔记。

她轻轻翻着书页。

“真是烦!任晚萱前面,时雨彤冷冷的看向白蔹这边,见白蔹把发的习题放一边,只在翻一本书,她忍不住发脾气,“你不想好好学习,也别打扰别人行不行?翻来翻去的你烦不烦?!

姓白,时雨彤找遍整个湘城,也没发现哪家姓白的。

她爸爸是教育局的人,知道学生档案。

学校其他人不知道,她却是清清楚楚。

陈著陈微家是湘城首富,任晚萱家就更不得了了。

白蔹依旧微微低着头,报告厅灯光挺亮,她漫不经心的靠着椅背,一手翻着书,一手拿着笔,偶尔还在书上做个笔记。

丝毫没理会时雨彤。

时雨彤虽比不上陈微任晚萱,但在学校也不是小透明,她成绩好,家世也算拿得出手。

被这么无视,她搁不下面子,“白蔹,你耳朵聋了?

“啊?白蔹终于抬头,她瞥了眼时雨彤,似是才反应过来,额边一缕黑发落在脸颊上,“你是在冲我叫唤呢?

她一句叫唤,仿佛对面是在狗吠。

时雨彤脸很黑“你不要再翻……

“我偏要翻。

白蔹打断时雨彤,明明是个再普通不过的学生,偏她坐姿板正,微搭着桌子的手臂却又显得懒散,侧过来的时候,眉眼里睥睨简直铺天盖地。

她慵懒的再度翻了一页书,冲时雨彤笑笑“要不你报警吧?

时雨彤敢发誓,她听到了几声压抑的低笑。

任晚萱早就领教过白蔹的伶牙俐齿,她不知这个靠任家关系进培训班的人,怎么会这么有底气?

只是任晚萱不想让学校里更多人知道白蔹跟她的关系,所以没挑明。

她希望白蔹最好有自知之明,不要黏上来。

任晚萱看向时雨彤,“坐下吧。

时雨彤坐好。

目光阴沉的看了眼白蔹,她从来没在人前丢过脸!

更别说是被一个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的转学生!

半个小时很快过去。

报告厅陆续有做不出来的人不再坚持,收拾东西回家。

任晚萱看身边的陈著,“你做出来没?

陈著摇头,又看向宁肖的位置。

宁肖正准备离开,不知道有没有做出来。

“回去吗?任晚萱也没写出正确答案,“有邀请函的消息了。

陈著也在收笔,闻言,偏头“哪里来的消息?

“我外……任晚萱刚想说,看到右边白蔹还在,她停止话题,给陈著几人一个眼神,“出去再说。

她不想在白蔹面前提她外公跟她家世。

几个人收拾好东西一起离开。

从前门出去时,任晚萱看到白蔹桌子上的那个习题纸依旧干干净净。

第一问她都没有做。

任晚萱嘴角冷讽。

“你外公有白虎拍卖场邀请函的消息?楼梯间没什么人,陈著便当先开口,“我爸那没什么消息。

“很正常,任晚萱不意外,“白虎拍卖场又不是谁都能进的。

白虎拍卖场,对标的是国际上的人。

湘城在他们那根本不够看,他们想要拿邀请函只能通过黑市。

两人自顾说着,旁边的时雨彤等人听的云里雾里。

他们家世普通,国内的事他们还能知道一点,白虎拍卖场他们连听都没听过,直到在门口分道扬镳,几个人看两人的车开走,才小声讨论。

时雨彤压低声音,“我好像有听我爸爸提过一嘴,在咱们边境那个地方。

她连“黑水街都不敢说出口。

那里,一般人不敢随便进去。

听说路过的狗都要脱三层皮。

八点多。

姜鹤在学校门口等她,明东珩充满歉意的看着白蔹,他觉得白蔹脾气真好。

姜附离每天早出晚归,姜鹤基本上都一个人玩然后等姜附离回来,性格怪,也没其他同龄朋友。

白蔹是姜鹤第一个朋友,还愿意带他玩,姜鹤十分粘白蔹。

白蔹早就收到了姜鹤的消息,她跟纪衡说了不回去吃饭,带着姜鹤去旁边的奶茶店,“你哥几点回来?奶茶店九点要关门。

她同桌已经下班回家了。

“不关,姜鹤慢吞吞的,“我哥买了奶茶店。

语气似买了颗大白菜。

一生廉洁奉公的白家人“……

啊。

**

姜附离今天回来的早。

顺带让人把晚饭送到学校这边。

他下车的时候,奶茶店已不对外营业,只有靠窗边的一个白炽灯是亮的。

白蔹低头写作业,晚上有点冷,她披上了校服,拉链没拉上,露出里面白色的绣花衣领,她一手懒洋洋的支着下巴,一手拿着笔,眼睫半敛着。

偶尔有路过的人,频频回头。

姜鹤坐在她身边,低头转魔方。

门口的风铃响了声,白蔹跟姜鹤齐齐抬头,看向进来的人。

姜附离眉眼向来冷冽,矜贵内敛,手里还拿着裹着寒意的外套,身姿挺拔修长,进门时稍稍低了头。

见两人看他,脚步诡异的顿了一秒。

为什么会收留姜鹤?

可能是看到三岁姜鹤一个人在家等永远不会再回来的父母,他能体会。

姜鹤孤僻,话少,但也很少闹腾,这几天是他最有活力的时候。

姜附离看着这一幕,有种白蔹他们俩是在等自己的错觉。

助理将饭菜摆整齐,也准备了白蔹那份。

白蔹没客气,拿起筷子,一边将今天发的题目拿给姜附离看,“老师让我去培训班听课,讲的能听懂,题目就很……

她顿了顿,“想跟它打一架。

姜附离是有点想笑的。

“先别着急打起来,他声线清疏,伸手接过,打印纸有江京大学的标志,他扫了眼就知道大概,“不是你的问题,这人出题目就这样,简单,吃完跟你说。

整个湘城中学没人能解出来的题,他两个轻飘飘的“简单轻而易举的带过。

吃饭间隙,姜附离真诚给马院士发了条建议——

你带的博士不会出题,我可以教他

白蔹这两天听了很多课,包括今晚那个名师录屏。

听了其他人的才有对比。

姜附离讲的要比他们清楚很多,浅显易懂,细致,声音也放得有些缓。

白蔹一瞬不瞬的看着对方,一双漆黑的眼眸求知欲很高,“所以光速不变是推导出来的还是证明出来的?

“麦克斯韦方程……姜附离伸手拿笔,他手指骨节流畅,干净又修长,在背面写了一组漂亮的公式。

姜鹤在一边喝牛奶,面无表情的看着姜附离。

上个月他也问了姜附离类似的问题。

对方指着一个文件夹,冷淡道——

“这里面有一篇我两年前发在nature上的相关论文,自己找。

“……

是个人说出来的话?

**

姜附离说的很清楚,白蔹最近主学的又恰好是电磁,所以这道题她差不多能懂。

第二天去学校她按照自己的理解将题目写完。

今晚的培训课是数学。

八班班主任将昨天的习题作业收上去,又把刚印的答案发给所有人,才点开今天的视频。

学生在看视频。

八班班主任回去后,拿出平时记分册,又拿上两支笔批改上交的习题,大部分人都没写完,班主任每看完一个人,就在平时分记上一笔。

这都是一个月后的评判标准。

题目过分变态,八班班主任昨晚拿到答案差点熬了个通宵才完全弄明白,看到宁肖答题,便在他的名字后面写了个大大的“8。

平时分是十分制。

其他人大多都是四分五分。

任晚萱的答题要高一点,六分。

陈著这次答的没宁肖全面,七分。

一群理科生,写的字群魔乱舞,他常年在各种缝隙中找扭扭曲曲的答案。

直到翻到最后一张,字迹规整,一笔一划,比打印出来的题目还要整洁漂亮,八班班主任眼睛都亮了。

他目光放到内容上,第一题他就正了神色,直到看到第二题——

他瞳孔一缩。

小说《豪门弃女野翻天》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豪门弃女野翻天大结局》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