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府大佬靠玄学爆红娱乐圈最新章节,白景稚 俞影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地府大佬靠玄学爆红娱乐圈

小说:现代言情

作者:痞猫不痞

角色:白景稚 俞影

简介:[玄学+爽文+双顶流]孟婆白景稚因为霸道蛮横、欺负弱小被贬凡间历练,成为了干啥啥不行论当花瓶第一名的三线女明星……黑粉:“你演技不好。”白景稚:“我会抓鬼。”黑粉:“你唱歌跑调。”白景稚:“我会抓鬼。”黑粉:“你四肢不勤,五谷不分!”白景稚:“我会抓鬼。”当财阀资本、国际名导、顶流巨星、地产大鳄纷纷找上门时……黑粉:“……爸爸!什么时候有空来帮忙抓抓鬼!”ps:有男主双洁甜宠。

地府大佬靠玄学爆红娱乐圈

《地府大佬靠玄学爆红娱乐圈》免费阅读

白景稚被贬下凡了。

她是地府孟婆,因为霸道蛮横、欺负弱小被一众鬼神上告玉帝。于是她被贬凡间历练,只有抓满99只在人间游荡不愿轮回的鬼魂,才得以重返地府。

跳入波涛汹涌的忘川河里,她想着:臭豆腐!螺蛳粉!榴莲!炸串!炸鸡!啤酒!我来了!

……

“喂,白景稚,你别装死!”

“不是吧不是吧,我就轻轻推了你一下,你就在这里装死?”

“白景稚,别以为装死,就能掩盖你将俞影后推下楼梯的事实!我告诉你,任少说了,如果俞影后有个三长两短,他要在娱乐圈里封杀你!”

“血……”那道女声突然变得惊恐了起来。

“闭嘴!吵死了!”

白景稚芊芊玉手按了按肿胀的太阳穴,只觉得这道叽叽喳喳的女声吵得她脑瓜子疼。

突然间,脑海里有一股汹涌的记忆如同潮水般涌来。

白景稚顿了好一会,然后在心中直呼:好家伙!好家伙!

她拿了一个爹不疼,娘不爱,还全网黑的三线女星剧本!

这具身体的原身是白家千金,白家有两位千金,一位是从小养在白家父母身边的假千金,一位则是三年前寻回做过亲子鉴定的真千金,也就是原身。

原身没被寻回之前,跟着世代务农的养父母在乡间田野中长大,后来知道自己其实是白家千金后,便一脚踢开养父母还直接断绝了联系。

原身以为自己回了白家,是飞上枝头做凤凰,但是没想到,亲生父母嫌她粗鄙不堪,上不得台面,不如琴棋书画样样精通的养女。

再者那个养女也是个没安好心的,处处陷害原身,导致亲生父母对原身厌恶至极。

宋媛媛看着地上缓缓转醒的女人,顿时松了一口气,没死就行,没死就行,不然她就成杀人犯了。

宋媛媛继续道:“白景稚,你别再做无用功了,任少是不会喜欢你的,只会喜欢俞影后!你把俞影后推下楼梯这件事,都闹开了,任少会在娱乐圈里封杀你!就算你是白家千金也没有!”

“……”

再说俞影后和任少。

原身爱慕任少任楚非,求着白家奶奶许了婚约,奈何任楚非的心里只有俞影后俞星蔓,于是原身便处处针对俞星蔓,当然也只是口头嘲讽几句而已。

原身是个外强中干的主,出手害人是万万不敢的,俞星蔓为了陷害她,便故意与原身拉扯,自己故意掉下去,还指着原身朝任楚非说,不要怪罪原身。

想到这,白景稚内心不得不感叹一句,真是一朵盛世白莲。

她从地上缓缓爬起来,只觉得脑袋疼得要死,伸手摸了摸自己的后脑勺。

一手血!

完了,出师未捷身先死!

她眼前一黑,再次倒了下去。

宋媛媛一顿,然后惊恐不安地捂着嘴尖叫道,“快来人啊,来人啊!”

白景稚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她躺在医院的病床上。

床尾站着一位女士,身着黑色的女士西装,头发扎了一个低马尾。

她叫林芝,是白景稚的经纪人。

“你真把俞星蔓推下楼梯了?”她双手撑在床尾的护栏上,表情凝重地问。

白景稚思索着脑海里的记忆,摇了摇头,“没有,她故意掉下去的!”

林芝揉了揉眉心,来回踱步。她自然是相信白景稚的话,白景稚虽然有时候刻薄尖锐,但是出手害人这种事,她断然是不敢干的。

只是,现在网络上白景稚失手将俞影后推下楼梯的新闻,铺天盖地。网友的谩骂声不绝于耳,不堪入目。

白景稚:“我饿了。”

“……”

林芝抿了抿唇角,掏出手机,“想吃什么?”

白景稚扬扬眉:“我想吃螺蛳粉加辣,一杯四季奶青加珍珠和燕麦,再来点麻辣小龙虾。”

林芝点开某外卖软件的手一顿,听到白景稚的话,顿时有些无语凝噎,她抬眸看向病床上的人。

身着病号服的女人,一张标准的建模脸,额头饱满,眉弓立体。那双好看的杏眼提到吃的时候,眸子里闪烁着潋滟的光。

肤如凝脂,艳若桃李。

林芝当初签她,也正是看中了这张脸。

只是,现在的林芝万分后悔签了这么个花瓶,总能给她惹出一堆麻烦。

“白景稚。”林芝看着她,冷淡地开口,“你是摔了脑袋后,失智了吗?”

“???”

白景稚还想要开口说些什么的时候,只听“咣当!”一声。

门骤然被推开,走进来一位宝蓝色西装的男人,依着原身的记忆,哦,这个男人就是任楚非,是她的未婚夫。

任楚非俊朗的脸上一片阴沉,他看向白景稚的一双眸里全是厌恶,恶狠狠地说:“怎么没摔死你!”

听听这话,是人该说的吗?

白景稚正想怼“你要有病别来找我,毕竟我又不是兽医”她熬汤那会忙里偷闲,就会看很多这种怼人语录。

地府乃至天庭,没有一个鬼或神仙能怼过她。

只见林芝连忙挡在白景稚面前,语气沉重,口吻含了警告:“任少,这里是医院还请不要胡来,就算白景稚在白家再不受宠,她身上流的也是堂堂正正的白家的血脉,不看僧面还得看佛面。”

那个佛面是谁,自然是白老太太。

任楚非的脸色越发阴沉,但是对于林芝的这番话,又不可辩驳。

算起来,白家的家底比起任家还是要殷实上几分的,尽管白景稚被白家父母认为上不得台面,但是白家真正当家做主的还得是那位白老太太,而白老太太对白景稚这个亲生的孙女是打心眼里疼。

基本呼风唤雨,要啥给啥,如同掌上明珠。

任楚非愤怒地盯着白景稚,似是要将对方戳几个洞出来,然后用极其轻蔑的语气说:“白景稚,你就死了这条心吧,我这辈子都不可能喜欢上你这个恶毒的女人,我要和你解除婚约!”

“我心里只有蔓蔓一人,永远都只有她一个人!我要和她白头到老,生一个足球队,气死你!”

“……”白景稚无语凝噎,眼眸微眯 :“怎么?你说这番话,是想让我为你和俞星蔓感天动地的爱情——”

“歌!颂!吗!”她红唇翕动,字正腔圆。

还生一个足球队,笑死,也不怕肚子爆了!

任楚非居高临下地看着她,冷笑:“呵,你现在装作毫不在意,实则心底不知道有多难过,欲擒故纵是吗?白景稚,我任楚非可不吃这套!”

他语气沉沉地撂下这句话,就提步离开了。

“砰!”用力的关门声像是在昭示着他的浓浓怒意。

欲擒故纵???

白景稚整个人都愣住了。

她两只莹白的手翘起了兰花指,按在突突直跳的太阳穴上,挤眉弄眼了一会,然后不敢置信地问向林芝:“是我脑袋摔了,还是他脑袋摔了?”

原创文章,作者:痞猫不痞,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faqianbang.com/xiaoshuo/32435.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