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罚启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奇幻玄幻›开天一脉

>

开天一脉

脏道士 著

奇幻玄幻 开天一脉 狐小妖 秦川

奇幻玄幻小说《开天一脉》,讲述主角秦川狐小妖的甜蜜故事,作者“脏道士”倾心编著中,主要讲述的是:一进门后看到坐在灵枢车上的秦川便大声说道:“多谢秦公子救命之恩,火云宗火舞感激不尽,如有任何需要,还请言语。”“火舞姑娘啊,大病初愈咋就乱跑呢?应该注意休息啊!”秦川母亲见这位女子面容出色,又是来道谢的,本来还想念叨她不懂礼貌的,又给硬生生地塞了回去。秦川也本想讽刺一下圣地的圣女没有礼貌,而观自家老...

来源:番茄小说   主角: 秦川狐小妖   更新: 2022-12-13 03:23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热门小说《开天一脉》是作者“脏道士”倾心创作,一部非常好看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秦川狐小妖,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秦川这边被王三一送出了聚缘阁后,不知所以的孙可馨便推着他玩命向着定南府邸赶去到现在他都有些懵逼,大变活人!秦定南变成了个猴子,而巧儿姐姐也变成了一个陌生人,那么真正的秦定南一定在家,或者在暗中看着呢,自己一定要冷静,总之赶回定南府邸为上策孙可馨果决异常,所以没有丝毫犹豫,推着秦川便向着家的方向跑路了只不过刚跑出不久,一位仙风道骨的老者便出现在了她眼前“贫道玉空,见过孙家大小姐,还真如传闻一...

第4章 神秘男子

三天后,九灵宗秦家定南府邸内,只听到一位大妈不爽地说道“川儿啊,那个什么战宗的人你是不是给得罪了?

“娘亲,我将他们长老的毒解了,他们高兴还来不及呢,咋我还得罪他们了?灵枢车上,秦川一脸好笑地回道。

“没得罪?那他们一个个地像是吃了黄连一样,连个谢字都不提就灰头土脸地跑了?

“娘啊,别提他们了,总之一切都没问题,我确实救了他们长老。对了娘,今天包子是什么馅的?秦川转移话题道。

“这还能难倒你?是你最爱吃的……

“铛啷!

秦川母亲话还没说完,突然一位身材火辣,身着红衣的姑娘直接闯进了定南府,出现在众人面前。

一进门后看到坐在灵枢车上的秦川便大声说道“多谢秦公子救命之恩,火云宗火舞感激不尽,如有任何需要,还请言语。

“火舞姑娘啊,大病初愈咋就乱跑呢?应该注意休息啊!秦川母亲见这位女子面容出色,又是来道谢的,本来还想念叨她不懂礼貌的,又给硬生生地塞了回去。

秦川也本想讽刺一下圣地的圣女没有礼貌,而观自家老娘都没啥意见也就苦笑摇头,不做言语。

“伯母,不打紧的,习武之人身体硬的很,毒已经除去,那便没有什么可怕的了,这次我是真心道谢而来,我……火舞正说着话,突然她那不争气的肚子,“咕噜,咕噜地叫了起来。

“昏迷这些天估计还没吃啥像样的东西吧?正好,我准备了我家川儿最爱吃的包子,你也一起来尝一尝。秦川娘亲好意说道。而身旁一位贴身丫鬟低头一笑,很是懂事地端包子去了。

“嗯,不错,果然是我最爱吃的那种,腊肉猪妖馅的。

不等丫鬟将包子呈上桌子秦川便已上手,一手拿起一个包子吃了起来,一口下去后顿时心中幸福满满,同时嘴里嘟噜道“舒坦

秦川两个包子下肚,忍不住要继续下手,此时火舞却是迅速来到桌前,鼻子放在那屉包子面前嗅了嗅,随后若有所思,紧接着脸上出现一抹潮红,缓缓抬头后瞪着秦川温怒道“恩人啊,你闻闻这肉馅是不是和我这衣服的味道有些相似呢?话落,火舞毫不避讳地用手指了指自己的胸口。

秦川此刻早已是满头大汗,心中明镜一样,知道坏了,那天早上在吃了包子后给火舞姑娘‘试火候’,竟然忘记洗手了,完了!这留下证据了。

“嗯……啊……,这个,那个!妈呀,这包子真热乎,吃的我这汗流的。

秦川满头大汗,一时语塞,同时转移话题向自己老娘求救。

一旁的火舞见状则是突然哈哈大笑了起来,之前脸上那一抹潮红也早已消失殆尽,对着秦川他娘笑道“大娘,您是我恩人的母亲,秦川对我有再造之恩,以后他的娘就是我的娘,正好我家宗主来信,说知恩图报是人之美德,特别是我们修道习武之人更不能因为自己有几分臭力气而忽略这些美德,我决定了,今日起我就住这儿了,伺候伯母一生一世,已报之前秦川公子救命之恩。

“这有点……

秦川嘴角一抽,刚要拒绝,一旁秦川他娘则是大声呵斥道“闭嘴!难得这位火舞姑娘如此懂事,看你那样子,怎么?还不想领情!你给我出去玩耍去,我要和这位火舞姑娘聊聊天。

话落,秦川他娘则是看向了火舞姑娘,那眼神都快冒光了,心想这等美人胚子即便是我这个女人看了都动心,该大的大,该翘的翘,生孩子一定……,嘻嘻!嗯,一定要留下来做我家儿媳妇。

秦川看出了自家老娘的心思,可又无可奈何,知道自己的父母在认识可馨姑娘之前,为了自己的婚事那可是操透了心,现在肯定对于儿媳妇的数量那是毫不在意的,质量吗……,这“质量我拒绝都难。

母亲的心思好猜,可这位火舞姑娘是几个意思?我占了她便宜她不生气?这女人一定是想要报复我,不行,一定不行!

秦川正准备再次开口,突然他老娘一巴掌拍在他后脑勺上,呵斥道“还不出去,两个女人聊天你也感兴趣?

“这个,娘啊,唉……秦川望着自己老妈的那副表情,无奈只好先离开了房间。

“唉,要是可馨在就好了,老妈也不可能那么肆无忌惮。可馨咋没来找我呢?往常这个时候早就到了。不过秦川转眼一想,可馨没来找自己,我这不就自由了吗。想到此处,秦川不禁嘴角微扬,乐呵呵地直奔自家府邸斜对面,秦音阁而去。

“这不是我家小少爷吗,怎么一个人来这里啊,不怕可馨姑娘吃醋吗?秦川刚来到秦音阁前,一位白衣如雪,容颜清秀脱尘的姑娘笑呵呵地迎了过来。

“这么巧,月瑾姐姐是你啊!嘻嘻,我家可馨哪有那么小气。再说了,好久没来了也怪想你们的,我来只是为了听姐姐们弹弹琴,聊聊天而已。对了,月瑾姐姐,这是我新研制的茉莉味香料包,淡淡地香味很适合你清心脱尘之美丽。

月瑾一脸欣喜,很快伸出手准备接过秦川手里的香料,只是当自己的手触碰到秦川手的刹那,秦川却突然将月瑾的玉手握住。速度迅速,不过力度却十分柔和,将其玉手凑到鼻尖闻了闻,赞道“香啊!秦川一脸坏笑, “月瑾姐姐,只要你用了我的这个香料,下次我就不用再猜你用的是我给你的哪种香料了。

月瑾被秦川这般调戏倒也不生气,反而噗嗤一声乐道“对这次的香料这么有自信?保证我不会喜新厌旧?还有,你这般摸着我的手,你家可馨看到了会不高兴呦。

“我这不是确认你用的什么香料吗,嘎嘎!秦川假正经尬笑之际,五楼传来一名女子的温怒之声,道“秦川你这个色胚!敢跑,我打断你狗腿!

“可馨?可馨!……你……你怎么也在这儿? 月瑾姐姐,你坑我啊!秦川望着月瑾那副看戏的表情瞬间如坠冰窟。而月瑾则是温声笑道“一直在暗示你呦。 话落,月瑾推着灵枢车便进了秦音阁。

秦音阁内有八位秦川父亲的义女,名为月清、月心、月环、月月、月瑾、月尚、月甜,月华。这八位义女的姓名是她们八姐妹因为感恩秦定南养育之恩而自取的。

秦定南小名叫小月亮,这八位义女记事后便商量了彼此的名字,他们用清心环月,锦上添花。这八个字给自己取了名字,当然有的义女采用了谐音字处理。

清心环月永不悔,锦上添花有琴声。寓意彼此八姐妹永远陪伴在义父身边,别的帮不上忙,但是可以给义父抚琴,让义父永远开心没有烦恼。

而也正是感恩秦川父亲秦定南的再造之恩,所以她们八位姐妹看秦家亲生的一儿一女就如同看自己兄弟姐妹一样,虽然知道秦川有点小好色,可她们并不在意,甚至秦川一些小小的动作也一笑而过。因为她们真的把秦川当成了一个小弟弟一样而已。

而秦川也不会过分到把手伸向不该伸向的地方,所以一直他们相处的倒是很融洽。

灵枢车其实不用别人扶着,秦川自己操控也可以上楼梯,只不过月瑾以及秦川身边的人都习惯推着了。此刻,月瑾在秦川身后推着灵枢车的同时,脑袋凑到了秦川的耳根,秦川正心猿意马地去感觉身后那一团柔软,耳边却突然传来月瑾姐姐地细语声,道“你今天可别乱来,你家可馨还有你小时候暗恋的对象画锦两个人都有点不对劲呦。

“画锦!秦川下意识地说出了画锦姑娘的名字,随后惊喜道“她回来了!

“你小子,若是只喜欢画锦,那就不要接受可馨,若是两个都喜欢,其实一并收了也可以。就是你这对画锦保持距离又单相思的感觉让我很想抽你一顿。

“嘎嘎!月瑾姐姐,咱们不聊这个。您说她们两个不对劲是什么意思?秦川尴尬道。

“上去你不就知道了嘛!月瑾没好气地回道。

“真是怪异,一提到画锦,连可馨姑娘生气的事情都忘了,月瑾心中不免好笑。

这臭小子虽然好色,但是月瑾姐妹们都知道,秦川他其实对感情特别单一,好像除了画锦以外的姑娘都可以嘻嘻哈哈,唉……。怪异的孩子,本性单纯却又好色,好色就好色吧,却又和画锦刻意保持距离,胡闹起来没个正行。随着月瑾姑娘一阵乱想,很快她便扶着灵枢车来到了秦音阁的顶楼。

其实秦川可能自己都没发现,他身边的所有人甚至就连他的老徒儿古冥都看出来了,秦川虽然好色,身边的姑娘但凡有几分姿色他就喜欢上去挑逗一番,甚至占些小便宜是经常的事情,可一旦有女孩子对他有意,那他便蔫了。仿佛真作到了百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一般。当然这么些年除了画锦与孙可馨除外,但这两位其实也都没有做过什么不可描述的事情。

一个双腿残废又激发不了自身血脉神通的人,硬是靠着自己的颜值,以及自己超越这个时代的医术而成为了九灵宗内的香饽饽。现在九灵宗隐隐与外界沟通的较为频繁,相信古战宗以及火云宗两大圣地求医事件过后,随着时间推移更会将秦川之名推向一个更高的高峰,让世人皆知九灵宗内这位身残志坚,桃花运不断的神奇少年。

之前火云宗内那个圣女火舞之所以说是要伺候秦川之母一生一世,其实便是火云宗宗主的意思,这是在为火云宗的未来布局。一个宗门若是有一位强大的丹药大师,那么这个宗门整体实力便会更上一层楼,道盟其实早就听说了秦川这小子,而道盟之中火云宗这次更是在观察后做出了豪赌,不惜牺牲一位圣女来成全自家宗门的未来。

“嘎嘎……!那个,可馨老婆,我新研制的香料,茉莉香味道的,刚才让月瑾姐姐试用了一下,我闻了闻甚是满意。别误会哈,就是验证一下而已。

秦川一上楼看到孙可馨后,便心虚地解释了起来。而孙可馨倒不像从前那般,对着自己一通儿小脾气爆发。反倒是“哼了一声后便不予理会,这反倒是让秦川不知所措。

偷偷飘了一眼画锦,发现画锦脸色平静如水,只是眼角微微湿润,这湿润的双眼出卖了她淡如水的表情,这是咋了?此刻的秦川很想和画锦好好的畅聊,可一想起自己以后……唉,心中一声叹息,长痛不如短痛,男儿该绝情时必须绝情,否则到时候画锦姑娘伤心没有人为她擦眼泪该怎么办?

这个时候,秦川脑袋里突然冒出个声音,只听见缥缈的魂音回荡在秦川的精神海之上,“你真臭屁,真心喜欢画锦,又怕你走了后她伤心欲绝;而这辈子不结婚吧又怕自己父母伤心欲绝;不找女人吧又怕自己伤心欲绝;好不容易来了个可馨姑娘吧,又犯了画锦同样的相思病。真是可怜的男人!男人真是复杂的动物,都说女人的心思你别猜,我看男人的心思才复杂呢。

“虎妞,你在我的脑袋里,我所有想法都逃不开你的眼睛,我好苦啊,来抱抱~!秦川如此想道。

秦川没有修炼,每次和自己脑子里这位虎妞聊天都是靠想来沟通,效果还是不错的。

“滚粗!若是你我那天神魂分离,彼此自由后,是不是还要把便宜占到老娘我身上?

“不是的,其实你就教我如何在自己脑袋里整个魂身出来就好,这样你也不寂寞了不是?哪里还用得着你我神魂分离、彼此自由之时?

“呵呵!……虎妞被秦川的话语给气乐了,道“不能教你,我怕你会了后,我看见你那猥琐的魂体便会不自觉的抽你!

“—

短暂地神魂交流后,秦川回过神来,此刻正好自己的眼睛定格在了画锦的脸上,而不远处的孙可馨则是终于忍不住爆发了出来,你个色胚,姐姐不放过,现在连自己家丫鬟你都有想法。你……你看打!

秦川明显能感觉到孙可馨急促地呼吸声,知道可馨是真的生气了,此刻秦川眼珠子一转,突然灵机一动大声道“可馨别闹,画锦妹妹她…她心中有郁气,刚才我观察过,她这郁气太深了,必须尽快施针排除,然后还要打开心结,把自己的苦闷说出来,这样你才会好的。

话落,现场秦川的八位姐姐都像看白痴一样看着他,心想,这孩子没救了,画锦心中的郁结之气还不是因为你,你还装什么糊涂啊。

月瑾见状苦笑摇头,赶紧打圆场,对着孙可馨说道“可馨啊,川儿说的好像在理随后又转头对着画锦说道“画锦妹妹,我们八姐妹抚琴合奏一曲看看能否让你心情好一些,你说这样可好?

此刻,画锦依旧平静,只不过脸上多了一抹潮红,显然是心里之事被秦川点出后在众人面前有些羞涩,她望了望月瑾,随后若有所思地说道“八位姐姐都精通音律,其实我也很是精通,我心中确实有故事。这样吧,小妹不材,我为大家献丑演奏一曲,将我的心声用音律告知各位,我想这样我会好受的。

“川儿哥哥,我不善表达,但是从小到大我都听你的话,你就不用给我施针了,我用古琴把心事弹给你们听哈,我想这样我的心结也就打开了。

“嗯!画锦妹妹,不要憋在心里,我想以前那个快乐的画锦妹妹了,赶快你的表演哈。

尴尬地气氛,被月瑾和画锦两位姑娘这么一聊,巧妙地翻篇过去。一旁的孙可馨也只好憋着气默不作声。不过她还是很自然的移在了秦川身后,标志着自己才是秦川的正妻,地位无可撼动,同时狠狠地拧了一把秦川的腰,细声说道“这么多人合着一起欺负我,你就是这么对我的,晚上看我怎么收拾你!哼!

月瑾见状,轻声一笑,知道秦川这小子晚上肯定有苦果子吃了,不过现在还是大家起哄架秧子,让这小子先暂时渡过难关为好,想到此处,月瑾姑娘随即便将古琴递给了画锦。

而远处角落里一位神秘黑衣男子突然闷声说道“讲个道理,先来后到你们应该知道吧,之前我可是付过银子的,能否先给我演奏完你们再互吐心事?

“谁?

月月好奇的同时,月清大姐则是使了眼色,意思便是来者是客,不得无礼。

“这……这位大人,能否……月清大姐正准备解释一番,想让画锦姑娘先演奏完毕再来应付这位,可画锦姑娘突然将古琴递给了月瑾,并轻声说道“月瑾姐姐,既然之前你们有约,人家又是付过钱的,理应先满足那位大人的要求,我出身低微,本就没什么资本去争的。

月瑾颤抖地接过了古琴,此刻她的心中五味杂陈,而一旁的秦川更是心在滴血,他们都听出了画锦此话之中的弦外之音。

望着月瑾等人看向自己,秦川知道,这里是自己老爹的地盘,哪怕不讲理,只要自己开口,月瑾她们八位姐姐肯定会否了那位神秘客官的要求。可月瑾拿着古琴的手定格了三秒钟后,对着秦川摇了摇头,无奈对着那位神秘客人说道“客官,您想听什么曲子,曲目每张桌子上都有,您看着点。

“这位瘸……不对,在这位你们口中的秦公子上来之前,你们聊的那个什么以前有个混蛋点了一首什么歌来着……我之前看了,这张桌子上没有这首曲目,我观你们之前说到那首曲目的时候有说有笑,我就听那首曲子了。

“这……

“那首曲子被我家大小姐给禁了,您还是换一首吧。

“不行,我就听那首,不演奏的话,别怪我不客气!话落,神秘男子一掌落向了桌子,整个人气势爆发,在众人眼中,此刻这位神秘客人就如同一只豺狼野豹一般,浑身杀气外泄,好不霸道。

“罢了,反正大小姐也没回来,我们弹就是了。显然月瑾等八姐妹不想给自己义父招惹敌人。虽然知道自己义父实力很强,但谁知道这神秘人背后有没有什么了不得的人物?若是没有的话,也总不能让义父来处理这等小事,所以月清这位大姐还是答应了下来。说白了还是不想给秦家添麻烦。

前奏响起,先是古琴独奏,木琴之声将人的思绪引入到一种孤独悲凉中又透出一种坚忍不拔的意境世界。而很快,一股充满力量的声音毫无违和感地插入了进来,而弹奏出这种音色的是八位姐妹之中的月甜姑娘,此刻她手指尖处有微弱电芒浮现,使得她手中琴弦发出的声音有种雷电之音一般充满了力量感。

“看那天边夕阳迎上我的脸庞,再次迎着我那不安的心……

“……

“我是一心向着远方独行的浪子,你是茫茫人海之中我的女人。

当八位姐妹演奏到此处,月瑾姑娘那清远孤凉的嗓音唱出这一句话的时候,远处坐着的神秘男子居然眼角湿润,呆滞地透过身旁开启的木窗,望向斜对面的定南府邸,陷入了回忆之中。

很快,曲子演奏完毕。此刻,神秘男子久久失神,还回味在月瑾姑娘的歌曲意境只中没有走出来。

“这位大人,曲子演奏完毕,如果还想听别的曲子,请等我们画锦妹妹演奏完毕哈。

难得这位神秘男子没有生气,而是缓缓起身,当他站起并迎着大家走来的同时,众人这才看清楚,这位神秘男子居然缺了一条胳膊,走路也有些颠簸,想必腿脚也有暗伤,再透过脸庞面具上眼洞向内瞅见,眼角除了微微湿润以外,那里居然还有一道深深的疤痕。

此时,这位神秘男子从衣袖之中掏出了一个木盒子,对着月瑾说道“这个木盒子不能打开,千万要保管好,请一定将这个盒子交给秦家大小姐秦巧儿手里,记住是只能交给秦巧儿!如果做不到我换个人,如果敢交给别人,哪怕是巧儿的亲人,我也定会回来将你诛杀!

“放心,我一定亲手交给我们大小姐秦巧儿手中。只不过时间我不确定,我们不能离开这里,只能等巧儿小姐回来。

“可以!

话落,那位神秘男子单脚一跺,眨眼间后退到刚才的窗前,从窗户那边一跃而出,很快消失在众人视线之中。

待神秘男子消失后,月瑾终于算是松了口气,道“也不知道此人是谁,这东西是否对巧儿小姐不利?到时候一定要义父在场的同时才能交给巧儿小姐。我想,以义父的手段,若是发现这东西不对肯定会有办法的,而这样操作也不算违背之前那神秘男子的说辞。

“就是不知道之前这人是怎么上来的,我们今天不开张的,他居然老早就跑来了。你们说是不是被我们之前的琴声吸引过来的?月心疑惑道。

“那还能怎么上来,之前应该是从窗户那里飞进来的。好了,不聊他了,月瑾妹妹把你手中的东西保管好,我们进入下一个乐章,那么,下面我们有请画锦妹妹,用古琴讲述她的故事哈!月清大姐笑道。

《开天一脉》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